Warning: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-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(output started at /webHome/host7682953/www/index.php:4) in /webHome/host7682953/www/index.php on line 10
哪里有足浴技师 按摩(安康哪里有足浴技师-唐人阁天津【安康新闻网】

第19章 墨

发布时间:2021-05-14 03:23:36

安康找服务(十威-195★158▲94昕昕)哪里有足浴技师【词语拼音】:an kang na li you zu yu ji shi
唐人阁天津(十威-463~80☆378学生妹)【词语简写】:aknlyzyjs

009 疯老头又现 为林一丶的玉佩加更。。。<div id="content"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是的,别看陈冬之前在学校里那么咋呼,说要一个月内当学校的天,但他具体该怎么做,其实心里也没个谱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不过他之所以敢这么说,还是因为自己的爹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陈父,是个著名的老无赖、老酒鬼,虽然一事无成,也无权无势,生活过得一塌糊涂,还把老婆都打跑了,但陈冬一直以来都看得到,在自家这个小小的镇上,无论是成名已久的江湖大哥,还是腰缠万贯的生意人,见了他爹从来都是绕着走的,实在避不开了也会笑脸相迎、满面春风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这就是陈冬想要的效果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真的,当不当天无所谓,陈冬只是不想被人欺负,所以就来求助自己的父亲了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“当什么玩意儿?”陈父晕晕乎乎地说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“当天。”陈冬说道:“我要当我们学校的天。”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“你要上你们学校的天?”陈父哈哈笑着,从餐桌底下拿出一瓶二锅头来,“干,干了这一瓶,别说上天了,当玉皇大帝都行……”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“噗通”一声,酒瓶子摔落在地,陈父也倒在了沙发上,冲天的呼噜声又响起来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“爸?爸?”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陈冬叫了半天,也不见父亲有醒的迹象,只能把他背回卧室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自陈冬有记忆以来,父亲就是每天喝酒,每天都是醉醺醺的,母亲不知和他打了多少次架,最后也绝望了,跟着别人走了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父亲不工作,也就赚不来钱,父子俩一直都过得紧巴巴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不过再苦再穷,父亲去外面转一圈,总能带回来一些钱,不多有少,几百块钱还是有的,总能解决燃眉之急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陈冬知道,父亲大概率和大头哥一样,是找别人“借”的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因为有几次实在没饭辙了,父亲领着陈冬到外面的饭店吃饭,酒菜什么的点了一桌子,吃完以后父亲把嘴一抹,冲老板说:“算我借你的啊,以后有钱了再给!”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老板一点法儿都没有,还得满脸堆笑地送走父亲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当然,父亲从来没有还过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他都没有经济来源,怎么还钱?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自从母亲走后,虽然陈冬没过上一天好日子,但因为父亲“名声在外”的缘故,陈冬在镇上也没受过任何人的欺负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安顿好了父亲,陈冬拿出书来开始学习,先复习之前的内容,再预习之后的内容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接下来的两天,陈冬也是这么过的,做好饭叫父亲吃,吃完了饭就看书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这期间里,陈冬一直想向父亲讨教经验,可惜父亲太能喝了,每顿饭都配半斤酒,根本逮不到他清醒的时候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一直到星期天的中午,陈冬把醉醺醺的父亲摇醒了,说:“爸,我得去上学了。”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陈父晕晕乎乎地说:“去你去吧,和老子说什么,难道还让老子去送你吗?”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“我得要生活费啊,不然喝西北风去?”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“要钱没有,要命一条!”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这是陈父的口头禅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说完,陈父脑袋一歪又睡过去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没有办法,陈冬只好亲自动手,在父亲身上摸了一圈,终于掏出来张一百块钱。本来这点就够用了,但还欠着路远歌钱,所以陈冬又在家里搜了一圈,终于在床底下翻出几十块零钱来,一并装在了自己的口袋里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陈冬并不担心父亲会挨饿,知道父亲总会有办法的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陈冬收拾好了书包,刚想出门,突然接到路远歌的电话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“陈冬,你在哪里?”路远歌着急地问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“在家,怎么了?”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“你什么时候去学校啊,大力哥又带着人在学校门口堵你了!”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“嗯,我知道了,谢谢提醒。”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陈冬低头扫了一眼自己身上的保安制服,自己早就做好准备,还要这样混进学校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而且还得早点过去,趁着保卫科没上班,把衣服还回去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挂了电话,陈冬正要出门,就听身后传来父亲的声音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陈冬回头一看,就见父亲睁开了眼,估计是听到了他打电话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陈冬赶紧说道:“学校里有人欺负我……”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“他妈的,谁敢欺负你?!走,老子去收拾他!”陈父怒气冲天地说着,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但是一个没站稳,差点摔倒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陈冬赶紧过去扶着父亲,说道:“爸,你不用去,告诉我怎么应对就行!”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父亲醉得走路都费劲,怕是没到车站就倒在路边花坛里了,到时候还得再把他背回来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当然,最主要的还是自己都多大了,还叫父亲去学校给自己出气,根本丢不起那个人啊!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陈父晃晃悠悠,做出一副指点江山的气势来,比划着一根手指说道:“人不狠、站不稳!你老子我为什么在镇上的地位这么高,就是因为我足够狠!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‘花猫’知道吧,开煤矿的那个,手下兄弟成群!有一次他和我杠上了,说要把我砍死,我拿了菜刀就去他家,把刀架在他脖子上,说要和他同归于尽,从此以后他见了我连个屁都不敢放!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还有魏天华,开钢材厂的那个,老子不过偷了他几根钢筋,他就叫人把我绑到树上一天一夜……他妈的,老子半夜逃出来后,就把他婆娘、媳妇全给绑了,逼着他给我下跪认错!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嘿嘿嘿,你记住了,一定要狠,否则他们都想骑在你脖子上……”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陈父还没说完,突然一头倒在床上,又睡着了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看着父亲呼呼大睡的样子,陈冬久久沉默不语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陈冬知道,父亲在镇上并没什么地位,否则也不至于过这么穷的日子了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但是父亲说得没错,人不狠、站不稳,要想不被人欺负,“狠”字总是排在第一位的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宋桥、于飞、龙一叶、大力哥……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这些人一个又一个地出现在他脑海中,或许陈冬可以凭着些小聪明混进学校,再依靠保卫科的庇护苟且一段时间,可他知道这个不是长久之计,躲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呢,而且靠谁都不如靠己,什么时候能光明正大地进出校园,大大方方地在学校里走,才算是真的熬出头了!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更何况,还和肖潇、王莹打着赌呢,牛也吹出去了,必须得实现啊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陈冬一咬牙,突然走进厨房,伸手把菜刀拿起来,接着揣进自己怀里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要狠,要狠!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有这玩意儿在手,就不信还有人敢欺负他!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父亲能做到的,他也能够做到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陈冬走出门去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陈冬现在热血沸腾,恨不得立刻冲到城里,给那群王八蛋们一点颜色看看,脑海里甚至已经浮现出宋桥、于飞等人吓得落荒而逃,大力哥则跪在自己面前磕头求饶的情景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越想越觉得爽,脚下也忍不住加快速度,恨不得立刻飞到车站坐上前往城里的公交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“嘿嘿嘿,揣那玩意儿去学校,就不想想会有什么后果?”路边突然有人叹气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陈冬站住脚步,很震惊地朝着旁边看去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路边的树木掩映之间,一位须发皆白、浑身邋里邋遢的老头正盘腿坐在地上,面前还有一堆燃得很旺的篝火,一只土鸡正被烤得流油,香气一阵阵飘过来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竟然是骗了陈冬一百块钱的那个疯老头!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看到这疯老头,陈冬就气不打一处来,他之所以出现这么严重的经济危机,就是因为这个疯老头啊!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自己真是瞎了心,竟然会被他骗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看到疯老头,比看到大力哥还恼火,大力哥虽然一直针对他,但到现在还没讨到什么好处,疯老头可是货真价实地骗走他一百块啊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陈冬咆哮一声,立刻朝着疯老头扑了过去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“哎,你干嘛?!”疯老头一跃而起,连忙躲开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陈冬一脚踏在篝火上,烤鸡也翻滚到了地上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“我的鸡!”疯老头连忙过去补救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“还我钱!”陈冬又朝疯老头扑过去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别看疯老头年纪挺大,腿脚倒是挺灵活的,陈冬连续几次都没能抓住他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疯老头一边躲避陈冬的追打,一边伸手拍着烤鸡身上的土,嚎叫着说:“好好的一只烤鸡,被你糟蹋成什么样了,真是暴殄天物,你罪过太大了……”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“还我钱!”陈冬怒不可遏,才不管什么烤鸡,仍旧发狂地追着疯老头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“我什么时候欠你钱了?”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“你骗了我一百块!”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“那是拜师费!”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“我拜你个锤子的师!”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草地上,一个跑,一个追,陈冬累得气喘吁吁,疯老头却游刃有余,一边跑还一边大口啃起了烤鸡,吃得那叫一个满嘴流油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“哈哈,好吃、好吃!”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一想到这烤鸡可能是用他那一百块钱买的,陈冬更是怒火中烧,猛地从地上抓了把土,就要往疯老头手上撒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“不要!”疯老头的眼神闪过一丝惊慌,显然很在乎这只烤鸡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陈冬怎么可能住手,手已高高举起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疯老头突然一个箭步闪到陈冬身前,速度快到令人震惊,接着又闪电般在陈冬胸口点了两下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就这么一瞬间,陈冬就好像冻住了一样,一动也不能动了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这是怎么回事?!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陈冬满脸惊诧,手还举在半空,但就是不能动了,无论怎么努力都不能动。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“嘿嘿,不给你点颜色看看,真不把我邋遢道人放在眼里啦?” 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疯老头乐呵呵的,一屁股坐倒在地,继续大口啃起了烤鸡。<br><br></div>。
第41章 剑冢
第63章 我要你死,你死不死?

相关文章